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星武狂潮 第0239章 妖皇

时间:2020-02-15 20:18: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星武狂潮 第0239章 妖皇

然而立刻,他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妖气像是江河奔流一般往头顶汇集过去,源源不绝被班铭的手掌吸走。

而在外人眼中,只见宁不州半人半妖的身躯剧烈颤抖着,却在颤抖的同时,他身上的异化特征迅速消失,终变回了人形。

为震惊的要属决意投靠妖族的流青道长,此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因为哪怕是他,也只能借助功法一次吸收少许妖气,不可能像班铭这样一口气将宁不州体内的妖气全部吸走。

他看向班铭的眼神,带上了丝丝恐惧。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在之前,班铭还不知道吸收妖气的方法,可是,在摄走了自己一缕内元之后,就懂了。

这样的悟性,未免太过非人类了……

不光是流青道长,在场的众多千年妖王,甚至连九尾王猿王这样的妖族强者,眼瞳也是纷纷收缩。

能够吸收妖气的人类武学……这种东西,哪怕是在上一个时代,也是没有的。

因为两种东西根本是水火不相容。

某种程度上而言

,这种功法对于妖族其实称得上是克制!

它们心中杀机更盛,已经将班铭列为了极度危险的人物。

恢复了人类形态的宁不州赤身裸体,不过他完全没有在乎这些,只要能够便回人类,裸体又又算得了什么?

过去的他,从未觉得,能够身为人类,会是这样值得珍惜的事情。

堂堂宁阀阀主,现在眼中泪水滚滚流下,喜极而泣。

然后他双膝跪地,深深向班铭拜下。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希望宁阀主能够记得这八个字。”班铭的声音,直接在宁不州的脑中响起。

宁不州身子微震,觉得班铭这句话如有所指,像是在交代什么?

无论如何,班铭在宁不州心中,已是此生的恩人。

身为宁阀阀主,他心机深沉,算计深刻,此刻却有了有生以来为纯粹的一个念头,那就是——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报答班铭的恩德!

班铭收回了手掌,然后转身,脚尖离地,抱着杨雅人向飘在半空中的夕梦研飞了过去。

无数股强烈的杀气,一下从在场众多千年大妖眼中流溢出来,让现场气氛凝固。

然而,夕梦研没有出声,它们终究是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一个个都紧盯着班铭,随时准备出手。

来到了和夕梦研平齐的位置,班铭的目光再度和前者碰在一起。

九尾王等千年大妖眼中杀机深沉,这人类胆敢平视圣女,在它们心中便已经是犯了亵渎大罪,已经上了必死名单。

“你相信命运吗?”夕梦研主动开口了,目光幽幽道:“这或许,就是我的命运。”

“狗屁命运。”班铭平静地爆粗,目光一动不动地盯在夕梦研的脸上,语气平静得仿佛在阐述事实。

好似,命运的确就是狗屁。

班铭缓缓道:“我不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受妖子元灵的影响多一点,还是梦研的意识影响多一点,我只知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会认命,那人类早就灭亡了。”

“可是,我已经不是人,我是妖。”夕梦研声音平淡,同样是在阐述事实:“我现在虽然还有人类的外表,可是在这皮囊之下,无论身体结构还是意识形态,都已经不属于人类了。以前的我,讨厌妖族,现在的我,却已经认为自己是妖族的一份子。”

“既然如此,我就把你变回人类。”

班铭这句话一说出来,九尾王猿王等一干千年大妖简直就恨不得立刻一拥而上,将他分尸碎骨。

而且,九尾王猿王甚至已经做好了受圣女责罚的准备,一旦班铭真的要将所说的话语付诸行动,就立刻出手。

不过,虽然刚刚已经看到班铭将宁不州变回人类的全过程,但它们也很清楚,圣子元灵既然已经和这名人类的神魂相互融合,想要将之分离还原,简直就是不可能事。

宁不州的情况可以描述为泥土和水的结合,只要方法得当,仍能将泥土和水分开来。

而夕梦研的情况,却仿佛一红一蓝两杯水融合在一起,想要再分离出红蓝之水,不是班铭刚刚所用的手段能够做到的。

“你做不到的。”夕梦研淡淡笑了,蓦地目光有些转冷:“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我可以暂时不追究你做过的事情,今天是我降生的日子,不想大开杀戒,给你们人类一个小时的时间,立刻离开这个星球,回你们的太阳系去,”

班铭心中一动,知道夕梦研所说的“你做过的事情”,指的是他将妖族圣母重伤乃至逼死的事情。

不过,夕梦研既然没有将这件事情挑明了说出来,可见她对他还是存了维护之意。

如此一来,夕梦研虽然和妖子元灵融合了,却还是保留有相当一部分的自主人格……不,也许现在的她,其实就是她自己。

因为妖子元灵被妖族圣母送走的时候,已经受到了非常沉重的伤势,所以在融合的过程中,自我意志彻底被夕梦研压制了也说不定。

而夕梦研之所以选择留下来,是因为她只能留下来。

否则的话,在场这么多天境级别甚至天境上品级别的千年大妖发起狂来,足以将兽王星上的人类全部灭杀。

一念至此,班铭就知道,夕梦研愿意跟自己走,她也是不可能走了,否则妖族必然会疯狂地扑向太阳系。

“圣女!”九尾王终于忍不住发出精神波动,觉得不妥,这样不啻于放虎归山。

夕梦研冰冷的目光看了过去:“怎么?现在母后已经不在了,所以我说的话不管用吗?”

哗——

哪怕妖族等级观念极强,这时候也是忍不住出现了哗然之声。

圣母竟然已经不在了?

许多妖族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了悲泣之声。

“圣女,圣母真的已经不在了吗?圣界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猿王震惊而悲痛地道。

“圣界中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夕梦研一语带过,目光盯着班铭。

班铭目光微微闪烁,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各自代表人类和妖族,定下一个暂时的和平协议,十年之内,互不侵犯,你觉得如何?”

“好。”夕梦研略做考虑,就淡淡答应下来。

九尾王等千年大妖闻言,皆是眼神有些异样,不过再无人敢质疑夕梦研。

班铭又道:“另外,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妖族必须退出你们口中所称的圣界。”

“这件事,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做。”夕梦研若有所指地道。

“那就这样定下了。”班铭轻轻吸了口气,目光朝下方的人类看去,道:“诸位都是见证者,我,班铭,以飞协会长以及断罪三当家的身份,与妖族定下协议,十年之内互不侵犯,希望诸位回去之后,能够将这个消息昭告天下。”

此言一出,下方人类阵营之中顿时一片哗然。

不光是因为班铭自己做主代表人类和妖族定下协议,更是因为班铭自揭身份,他竟然是断罪三当家?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知道断罪的存在,更知道舒清是断罪的二当家,可是从来没听说过,断罪之中竟然还有一个三当家?

唰!

许多道目光瞬间集中到了从出现之后就始终没有出过声的元婴舒清身上。

见舒清没有出言反驳,在场之人莫不凛然,暗抽凉气。

很多人这才惊觉,自己等人从一开始就错估了班铭。

难怪当初,无论舒清还是断罪,都力挺班铭到底,本以为班铭会是断罪高层中某人的弟子,结果班铭自爆,原来他跟舒清的干姐弟关系。

本以为这就是全部的真相,却没想到,班铭在断罪中还有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身份。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班铭仅仅是飞协会长,倒的确是没有那么大的分量能够有资格代表全人类来跟妖族定下协议,现在加上一个断罪三当家的身份,光身份地位而言,他比起东西联邦的总统都已经不逞多让,有这个资格!

至于说,对定下十年互不侵犯协议抱有疑议……说实话,至少在场的人类之中,真没有谁会对这事儿有其他的意见。

战争打到现在,人类可以说已经元气大伤,先前对于妖族的实力评估和真实状况有着太大的出入,妖族不光狡诈非常不输人类,其中强大者甚至可以媲美天境上品强者。

以现在这种局势,就算不定下协议,人类也会很快退出兽王星域,死守太阳系了。

十年时间,正好可以让人类休养生息。

随即,包括宁不州在内的一些心思敏锐的人,察觉到了班铭话语中的另外一层意思——班铭,似乎不准备回太阳系?否则的话,他大可以自己回去之后昭告天下,而非拜托在场人类!

“那么,我们击掌为誓。”不管下方人类何等震惊,班铭主动提出道。

夕梦研的美眸微微一闪,淡淡道:“好。”

当即,两人同时伸手,然后手掌碰在一起。

击掌为誓是没错,不过无论是在场的人类还是妖族,都有种颇为怪异的感觉,这两人不像是在击掌,而像是在指间摩挲。

夕梦研的面颊之上红润之色一闪而过,主动将手掌收了回来。

班铭看了舒清一眼,又看向宁不州,道:“清姐,宁阀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舒清微微张嘴,轻轻点头。

宁不州也点头,确认班铭果然是不打算回地球了。

不过,不回地球,他又能去哪里?

班铭目光纠缠深深地看了面色平静的夕梦研一眼,就陡然带着杨雅人往光幕飞去,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光幕之中。

许多人立刻恍然了,以杨雅人的状况,就算回到太阳系恐怕也得不到很好的救治,也许在光幕后面那个充满机缘和奇遇的世界,能够有救活她的办法!

班铭一走,在场很多人就立刻忐忑起来,觉得失去了主心骨,生怕妖族突然反悔,将自己等人杀个干净。

还好,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并未偏离既定的轨迹。

在舒清和宁不州的组织下,兽王星上的人类迅速开始准备撤离。

与此同时,班铭和妖族定下十年互不侵犯协议的消息,也是传递到了外太空战场,人类和妖族皆是震惊哗然,随即纷纷罢手,各自退离。

接着,惊人的一幕在兽王星上发生了。

天空之上,出现了数以千计的界域传送阵!

每一个传送阵中,都出现了人类或妖族——进入到封神小世界的妖族和太阳系人类,被一股脑地传送了出来。

被传送出来的妖族和人类,都显得有些茫然。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

毫无疑问,这是班铭的手笔。

而九尾王此时惊骇地发现,自己虽然拥有“观天球”,却已经无法再对沟通圣界的阵法进行任何控制。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人类以及太空船都离开了兽王星星域。

而损失同样不小的妖族,也都回到了兽王星。

这场人类和妖族之间的正式战争,以此种双方谁也没有讨好的方式,落下了帷幕。

在后来的历史中,这场战争被称为“战役”。

战争虽然结束,然而,很多事情还在持续发酵当中。

……

唰!

一艘即将抵达希望星的太空船中,陈琛睁开了眼睛。

“主人!”

“老祖!”

“爷爷!”

“我就知道,爷爷会平安的!”

一片欢呼声音响起,罗极道以及陈家众人,都激动地围在床边,看着终于元婴归体的陈琛。

事实上,在陈琛的元婴久久没有回来之前,陈家众人已经召开过一次会议,商量着如果陈琛不能醒来以后该做怎样的打算。

当然,除非想死,这样的事情,亭等人是不会跟陈琛主动提起的。

眼神中,茫然之色仅是出现了一瞬,陈琛的眼神就恢复了清明,他脸色苍白,声音有些沙哑地道:“你们都先出去,我累了。”

陈家众人皆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在他们眼中,陈琛本身就是一个异常深沉的人,哪怕是跟自己的后人,都相处得很是冷漠。

当即,陈家众人都离开了房间,就只剩下罗极道。

“主人,你还好吧?”罗极道满是担忧地说道。

陈琛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下去。”

罗极道微怔,旋即恭敬应是,离开了房间。

直到房间中空无一人,陈琛布下一道隔音屏障,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痛苦之色,豆大的汗水咕咕冒出,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喘息声。

他的眼中,则是流露出了怨恨深沉的神色。

“陈!琛!”从牙齿缝中说出这两个字,陈琛——不,应该说宁尘,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快意,心中嘶吼起来:“你将我炼成了药,让我受尽了折磨,可是你没想到会有今日吧,我不光活了过来,而且还占据了你的肉身!属于我的,终将回到我的手里!”

无论罗极道还是陈家之人,都没想过,此刻的陈琛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而且……”

宁尘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眼瞳因为兴奋而急颤着:“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秘密,你的秘密!原本以为你是多了不得的人物,原来,你也只是一个懦夫,一个连自己是坏人都不敢承认的懦夫!”

“自我催眠,记忆封印?庄翰?太极图?紫金葫芦?”

“哈哈哈哈——谢谢你,要不是你将我炼成药,让我们彼此神魂融合,我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比我想象中的要精彩无数倍啊!”

他发出了发自内心的肆意狂笑。

这个世界,真他妈的疯狂和有趣啊!过去的自己,眼光实在太过短浅了,直到现在,才看到了更为广阔的天空!

如果班铭听到了他的这番心中自语,必然会因此产生深深危机感觉。

因为,太极图,正是班铭的秘密!

而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多了一个。

狂笑之后,宁尘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往脖子上摸去,却摸了个空。

他的脸色,一下难看到了极点。

“紫金葫芦哪里去!”

……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离开兽王星。

比如自愿成为妖奴的流青道长,比如……不顾世人眼光也执拗地要跟心爱地女孩举行冥婚的陈家疯子,陈霄。

拿到了紫金葫芦不久,陈家所在的太空船就遭遇到了妖族乃至其他太空船的攻击!

混乱之中,陈霄独自驾驶了一艘逃生船离开,并且降临到了兽王星!

“嘿嘿嘿嘿……”一个不起眼的山谷洞穴之中,中分长发面容阴柔的陈霄从紫金葫芦里都出了一粒通体发紫的药丸。

然后用手指捻起来,一张嘴,他的舌头竟然像是穿山甲的舌头一样长长滴伸了出来,然后轻轻一卷,就将药丸卷进了肚子里。

“来了,马上又要来了!”

洞穴里响起兴奋而颤栗的声音,然后是压抑的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以及手爪抓挠石壁的尖锐声音。

,一切停止。

“哈……哈哈……嘿嘿……好玩,好玩!”

明明在意识交锋之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陈霄却发出了病态的笑声。

旋即,他看向自己的左手。

此时的左手,覆盖了细密的反射着金属光泽的鳞片,尖锐的指甲之上泛着幽幽蓝光,蕴含剧毒。

同样是用紫金葫芦炼药,陈琛炼的是人,而且不到必要时刻不会动用这样的手段,陈霄却炼的是妖,而且把这当成了一种刺激游戏,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异,显得兴奋又好奇。

所以,这个世界可怕的人当中,必然有疯子的一席之地。

至于,陈霄是怎么知道陈琛有这么一个可以把活的东西收进去炼成药的宝贝,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同样是在兽王星,广阔的地下空间中,所有的千年大妖皆以臣服的姿态面向坐在王座上的女孩。

排在众妖前列的,是九尾王、猿王、神蛟王、独目王、吞天王、美杜莎以及旱魃王,它们是妖族之中为强大的千年大妖,都是可以媲美人类中天境上品强者的存在。

本来还有一个紫树王,已经被舒清用意境之剑给斩杀了。

这个时候的夕梦研,身上穿了一身火红色的晶甲,看上去质地很轻盈,穿在她的身上,让容貌娇美的她显得更有威严。

她环视下方的众妖,淡淡说道:“既然你们需要一个解释,那我就解释给你们听。不过,这是一次,从今往后,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对我的决定再有任何质疑,你们,只须服从!”

九尾王等妖深深伏了下去。

“母后,的确已经身陨在了圣界之中,这一点毋庸置疑,原因是,人域之中有人已能够完全驾驭众圣塔,具体过程,旱魃王是知道的。”夕梦研看了浑身笼罩在一件黑袍中的旱魃王一眼。

旱魃王的身子微微向下一躬,表示认同夕梦研所言,随即声音嘶哑道:“属下的确看到了众圣塔降临,威力毁天灭地,只可惜当时的一切发生得太快,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名驾驭众圣塔的人类和圣母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换句话而言,他没有看清楚驾驭众圣塔之人得面貌。

夕梦研继续道:“而这,也是我答应那名人类,将圣界中的妖族尽数迁出的原因……从今以后,圣界已经不再是我们妖族的乐土,进入圣界,就相当于将生死交到了那里的原住修士手里。”

“至于十年休战之约,是因为,我这一次虽然侥幸借体转生成功,但在转生之前,因为受到众圣塔力量的冲击,母后遭受重创的同时,我的元灵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需要至少五年以上时间的修养,否则很可能留下隐患。而且,我现在这具身体太弱了,需要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提升。”

说到这里,夕梦研的声音微微尖锐起来:“等我彻底恢复,觉醒天赋神通,就是我们妖族驾临太阳系之时!”

“现在,谁还有疑问吗?”

众妖再次将身子伏低了一些,没有人再提出任何疑问。

“那么,我现在要发布我成为妖族新主之后的第二个命令,从今以后,你们称呼我为——妖!皇!”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