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江南马帮的女人们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36:0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曾经这片灰土地上是绿树成荫,而今已经沙化,不见了的树木而今只留下几棵垂杨柳。这几棵垂杨柳被陈林庄的人视为神树。  陈林庄的屋子是建在地下的,少雨多风沙的气候让人们对前人的刀耕火种追悔莫及。可是人总要生存的,这里的人也就慢慢适应下来,世代延续着。  “王五少爷,李四叔饿死了。”天还微微亮,家仆敲响门。  看来这天象,一颗刚明转暗的星辰似乎预示了什么,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知道了。”  李四婶看着瘦骨嶙峋的李四叔衣不附体,赤条条地躺在门板上。  “这是李四叔留给你的遗信,说家里的钱粮都在这里了。”李四婶哭着说道,“他说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大家多担当点。”  “阿呱,把那匹给老夫人准备治丧的白布拿来,做件寿衣。”王五说道。  “王五少爷,瞎子叔来了。”  “吃这里的苞谷,回自己的田,墓地就在三里外的苞谷地。”瞎子叔耳聋眼瞎,可是心里明镜似的。  “备马,”  王五带着随从一行人到三里外的苞谷地。  看着已经长到一人高的苞谷,那绿色是这样的可人。  王五带头放枪三声,那声音在这片灰色的土地上格外的响。    二  “以后嫁到陈林庄你就是王五的女人了,”洪三娘的娘再三叮嘱,“大户人家,规矩多,守本分。”  按照陈林庄的规矩,送到地界,娘家人都要回去。  来接洪三娘的是李四婶,李四婶穿着大白褂。  “三少奶奶,按照规矩,你把衣服脱了吧。”李四婶说道,“成人了,既然是陈林庄的人了,就得入乡随俗。”  洪三娘把红大褂脱掉,只穿着红肚兜和红裤衩。  “对了,”  李四婶领着洪三娘走在前面。  这个大夏天的,说变天就变天,豆大的雨点落到地上。  “少奶奶,真是好福气,都旱了这么久,总算落了点雨。”李四婶说道,“敢情好,你是个活菩萨。”  “这是张三婶,”李四婶见到立在地上的张三婶。  “不要害羞,是陈林庄的女人都一样过来的,我男人在地下屋内呢。”穿着黑大褂的张三婶说道。  “少奶奶,待会少爷就来迎你,你在那棵柳树下等着。”这雨下了也有半会的时间。  “王五少爷,三少奶奶到了。”  “知道了。”此时,王五身着黑衣,披着黑色披风,腰间别着一把火枪,“我的女人总算来了。”  “来披上,”王五把披风脱下裹着洪三娘,“我的女人。”王五扛着洪三娘下到宅院内。  “你叫什么名字?”王五进到宅内。  “洪三娘。”  “三娘,来和我痛饮一碗。”说着,王五一手拿着大碗一手拎着酒缸,倒了两碗酒。  “我不会喝酒。”  “做我的女人怎么不喝酒呢。”王五把一碗酒递到三娘的面前,“来干了。”  三娘环视了一周,屋里是清一色的黑色,黑色的碗筷黑色的褥子枕头,唯独墙上的那张关公脸是红色的。  “好,我干了。”三娘一饮而尽。  “爽快。”  瞎子叔来了,他拿着三弦,摸索着在凳子上坐下。  “少爷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来给你助助兴。”  “三娘,我听曲,尤其是在和女人睡觉前。”说着,王五进入了状态,似乎一切准备就绪。  “他看着呢!”  “没事,他是瞎子,”王五脱下三娘的披风,见着冰骨玉肌,着实来了兴头,“不要害羞”说着,解开了红肚兜。  刚入巷,外面有人来了。  “王五少爷,二奶奶肚子疼了,请你过去看看。”家仆回禀道。  “早不疼晚不疼,偏偏这个时候疼。”王五提着裤子下了床。    三  “又怎么啦,听说肚子疼!”王五来到二奶奶凤仙屋内。  “你疼别人就不允许人家肚子疼。”来喝杯茶解解酒,“是不是炕头还没焐热。”  王五一脸的不高兴,喝完茶就要走,“既然没事我走了。”  “诶,猴急啥,人是你的,又不会跑掉。”  “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那我不值千金了,”凤仙一脸的不高兴。  “我的心肝肉,你发发善心吧。”  “你当我是大奶奶,我可不是什么菩萨。”  “那你究竟想怎么办!”  “你今晚不许过去,留我这里。”  “留你这里,你能给我生儿子吗,都两年了,一屁股不放,”  “生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事吗!”  “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王五摔门走了。  “怎么回来了!”  “我的美人,怠慢你了,我们继续。”此时,瞎子叔的曲也弹完了,摸索着离开了屋子。  “你一心两用,还生不生儿子。”  “不要生气,你中用,我们好好过。”    四  “这是碧月丫头,是老夫人房里的,现在伺候你。”王五和三娘洗漱完毕,“今天你去给老夫人请安。”  上房是老夫人王氏住的地方向阳。  “见过老夫人,”三娘递上茶,拜过。  “进了王家,就是王家的人了,要守规矩,守本分。”王氏喝过茶,“素琴,你领着三少奶奶去见过其他两位少奶奶。”  “东厢房是大奶奶住的地方,平日大奶奶深入俭出,吃斋念佛,不问世事,可是丫头巧云可机灵着呢。”素琴说道,“你犯不着和一个丫头过不去,不过这丫头早晚麻雀变凤凰。”  “大奶奶,三少奶奶来请安了。”巧云回禀道。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大奶奶才从佛堂出来。  “见过大奶奶,”三娘请安道。  “以后姐妹们要相互扶持,为王家开枝散叶。”说毕,三娘退出。  “这旗子是什么意思?”三娘见着大奶奶门前插的旗子问素琴道。  “只要为王家添一丁的就插一面旗子,三少奶奶,来日方长,你也会有旗子的。大奶奶只为王家生了一个儿子,所以就会有一面旗子。”看着,已经生出毛边的旗子在风里飘动,三娘心里有点唏嘘。  “西厢房是二奶奶住的地方,房里的丫头叫秋月,为人很和善,是二奶奶的陪嫁丫头。”  “三奶奶,你稍等,喝口茶,二奶奶在梳妆。”秋月端上茶。  “敢情好,来给我请安。”帘子后面传来声音,“我哪来的福气。回吧,我安着呢!”  只是,在二奶奶的门前没有挂旗子。  “碧月,你是老夫人房里的,对王家上上下下也熟络,可知我初来乍到,不懂的地方你要给我提个醒,免生罅隙。”三娘说道。  “三少奶奶,你多虑了。”碧月回道,“只管多听多看慎言慎行就好了。”  “听你的意思,我是个局外人。”  “三少奶奶,宅子里人多眼杂,安分守己是上策。”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五  “王五少爷,赵掌柜来了。”家仆禀告。  “王少爷,市面上出现一批沉香,只是还在境外。”赵掌柜说道。  “狐狸还没见着,骚味到传来了,消息可不可靠。”王五问道。  “消息很可靠。”  “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得手后有没有销路。”  “这是香饽饽怎么会没有销路,放心我已经联系好了买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王五召集马帮兄弟碰了个头,择日启程。  三娘早知道王五是干刀口上舔血的生意,所以,那种有一日没一日的日子已经习惯了。这次又要出行,每一次的告别也许可能是永别。  “今天为什么在头上绑了块白布?”王五问道。  “尽点孝道。”三娘说道,“也许你回不来,”  “放心三娘,我是王五,叱咤风云的王五。”王五说道,“等我回来。”而此时,三娘已经三个月的身孕。  看着漫漫尘沙中远去的马帮,三娘看了很久迟迟也不愿离去,风里的马帮铃铛声渐去渐远。    六  “三少奶奶,素琴妈妈送红枣来了,”碧月把素琴让进屋。  “少奶奶,今年的院里红枣结果子了,老夫人让送来的。”素琴放下红枣。  “有劳妈妈了。”三娘说道,“碧月快倒茶。”  “怀孕辛苦吧,这女人就是这个命,不过辛苦归辛苦可是是幸福的。”  “妈妈说的正是。”  “身为马绑的女人,能做的就是开枝散叶。”  “我明白妈妈的意思。”  “不像有的人”素琴的意思是指二少奶奶,“连起码的事都做不到。”  “妈妈这是说谁呢!”此时二少奶奶刚好来。  “二奶奶来了,快倒茶,”三娘命碧月道。  “我是不争气,可犯不着一个下人说三道四。”二少奶奶不好气的说道,“不过呢三娘倒是争气。”  “二奶奶,你吃红枣,”三娘说道。  “我哪有这福分,这是老夫人的恩典,我受用不起。”  “二奶奶是稀客,我就不打扰了。”素琴说毕退下。  “二奶奶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来还需要风吗!”二奶奶说道,“都是自家姐妹,我是来给你提个醒,王家家大业大,人人都想往上爬,梯子就一个,可不要脚踩空,落得个人仰马翻,仔细你的孩子。”  “多谢二奶奶提醒,我会铭记的。”  “明白就好,多去大奶奶那请安。”二奶奶说道,“她的丫头可不是善主。”扔下话,就走了。  第二天,三娘就去大奶奶那请安。  “你自己不方便就不要常来请安,小心动了胎气。”大奶奶念完佛说道,“巧云端茶来。”  “三少奶奶,敢情好,心里装着大奶奶,常来请安,不像有些人,趾高气昂,冷言冷语。”巧云说道,“到底是她大还是大奶奶大,没教养。”  “巧云不要没大没小,二奶奶也是你说的吗!”  “大奶奶,菩萨心肠,不会计较这些的。”  “都是姐妹,哪会计较这些,只求和平共处,为王家开枝散叶。”  “三奶奶要是添个男丁一定荣耀至极。”  “巧云多嘴,生女生男都一样。”  “大奶奶所言极是。”说毕,三娘退下。    七  王英是大奶奶的儿子,年方十九,生性风流。整天和巧云厮混在一起。  “英哥,你越发大胆了,大白天也敢到我的屋里来。”巧云说着穿起衣服,“就不怕大奶奶知道,小心扒你三层皮。”  “好姐姐再温柔一会嘛。”  “没名没分谁跟你温柔。”  “我立马纳你为妾,这就和我母亲说去。”  “得了吧,我还想清净几天,犯不着和你这个浪荡子苟且。”  “好姐姐,那我还来否?”  “来你爹啊,在老娘这占尽便宜还想得寸进尺。”  “不来找别人去。”  “你老爱去哪去哪去,我这不伺候。”  “我可真找别人去了。”  “去吧,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  “巧云,巧云,”素琴找来了。  “妈妈来了。”素琴进门见到王英在,看来也就那回事,明里不挑明暗里都知道。  “妈妈,英哥来喝杯茶。”  “喝茶用得着脱衣服吗,你这个小蹄子,小心大奶奶揭你的皮。”  “老夫人娘家来人了,上房缺人手你去帮衬着点。”素琴说道。  “弟妹,近来可好?”王氏问道,“我弟弟还好?”  “都好,这是小孙女佩琪,已经十六了。”  “见过姑奶奶。”  “还没人家吧!”  “没有,想留几年。”  见过你三婶婶。三娘在席上落座。  此时,二奶奶没有出席。  “你这小厮,去巧云那也就算了,敢到我这里来厮混,我打不断你的狗腿。”二奶奶说道。  “好妈妈赏口奶吃吧!”  “你是乳臭未干还是我好欺负。”  “谁敢欺负你呀,好妈妈我想亲亲。”  “这辈分差远了,你仔细你的皮。”  “我可霸王硬上弓了,”说着,搂着二奶奶上了秀床。  “风流鬼,算服了你了!”    八  离三娘分娩还有一个月,王五回来了。  而此时,二奶奶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她肯定是王英的。瞎子叔今晚到二奶奶房里来弹曲,可是,二奶奶硬是不答应同房。  “老子大老远的回来,在外头血雨腥风,你倒好。”王五很不高兴,“算了,我还是去大奶奶那边。”  “王英大了,该找门亲事,不能整天和丫头厮混在一起。”大奶奶说道。  “那个败家子,是要找个人收收他的野心了。”王五说道。“有正经人家,就早办了吧。”  “张三的孙女不错,而且也是马帮的,跟着她爷爷风里来雨里去。”  “找个日子吧,看看他们能不能对上眼。”说毕,熄灯睡去。  一个月之后三娘诞下一个女婴,取名王百合。  但是,王氏一点都不高兴起来。  二奶奶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为了掩人耳目,假借回娘家,八个月后诞下一个男婴,寄养在哥哥家里。取名王兴  沉香这笔生意让王五大发了,马帮的队伍也壮大了。  张三的孙女张骁和王英见了个面。这王英对女人是熟络的,可是遇到张骁就懵了,怎么这个女子没一点女人味,十足的“男人”。  “我可以养活你”张骁说道,“可是我不会给你生儿子。”  酒囊饭袋的王英头一次听说让女人养活,心头是又惊又喜。这马帮的人就是直肚肠。可是,鬼迷心窍爱耍心计的王英给她出了个难题。  “等你成为帮主再来找我。”  “还有我办不到的,你等着。”这下子,张骁入了王英的圈套,这不是让她和王五较量么!这招真够损的。这是后话。 共 70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人要怎么做能避免前列腺痛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优品 微信小程序商城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