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绿野小说断桥积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09: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早就已经不知到底是在哪一年?谁都不知道,铁拐李、汉钟离、吕洞宾、张果老、韩湘子、蓝采和、何仙姑、曹国舅是怎么搞的,居然成为仙人,被人们称为八仙。  八仙之中,为潇洒风流的吕洞宾,收了王重阳、刘海蟾为徒。王重阳收了马钰、孙不二(马钰之妻)、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丘处机、郝大通为徒,创立全真教北宗。刘海蟾收了张伯端为徒,张伯端收石泰为徒,石泰以薛道光为徒,薛道光以陈楠为徒,陈楠以白玉蟾为徒,形成全真南宗。  全真教的南北合宗之后,马钰、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丘处机、郝大通、孙不二是北七真,张伯端、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还有白玉蟾之后的刘永年、彭耜,是南七真。南北十四真都以王玄甫(八仙之师)、钟离权、吕洞宾、王重阳、刘海蟾为祖师,全真北宗的祖山陕西终南山和全真南宗的祖庭浙江天台山桐柏宫,都是共奉五祖之像。  大仙铁拐李得知此事,拍脚叫好,举起拐杖,隔着三十三天,他跟吕洞宾说:好,好,好,洞宾老弟,我老李头又多了两个地方可以去做贵宾了。  吕洞宾苦笑着说:李兄啊,我是没办法的呀,被下面的红男绿女给供奉起来了,难道我自己去砸我自己的塑像,唉,只好被他们奉着了。  这个么,我不管,我也不会帮你去砸。反正,你吕先生到处风光,我记得浙江普陀山,是印度人来作客的,他们喧宾夺主,成了那个经是男人却被奉成女身的观世音的道场,那里居然也奉了你,将你跟达摩、无量寿佛、观音、济公列在一起,叫做五祖。  真有这事?李兄,这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啊!他们作客的要充主人,咱们也只好大度大度了,总不好意思去赶他们吧,况且,他们巧舌如簧,是善辩的大行家,我们要是对他们不客气,只会被他们说我们是小鸡肚肠。  别提他们了,我只管我自己,赶明儿我去终南山、天台山玩玩,你洞宾老弟可要招待我吃饭的。  李兄你就别取笑小弟了,你李兄出去云游,还有哪里是不款待你的?  终南山和天台山是你吕先生的地头,得你点头了才行。  那李兄你准备何时前往?  今天就不去吧,已经来不及了,我要把拐杖修一修!  李老兄,不是小弟笑你寒碜,你那根竹杖,早该扔掉了,只不过被你吐了口痰抹在上面,就把人们骗住,以为是铁的。  洞宾老弟,你别给我找麻烦了,我的竹杖要换的话,岂不是我借李八百的身体也要换了?我李玄早已习惯了饿尸、破衣、跛足、竹杖,要不是我那个挨千刀的小徒弟在我神游时当我死了把我火化了,我可是相貌堂堂的,否则太上老君也不会收我做徒弟了。  你啊,就是因为借了李八百的饿尸作为你的法体,所以,人们以貌取神,看不上你,我说李兄,竹杖别修了,你去天台山,就可以到万年山砍根万年藤做一条万年杖,岂不是好。  你怎么又冒出个万年山了?  那是天台山里的一座小山,天台山是大的,桐柏宫所在的桐柏山以及万年山都是小的,其实,整座天台山倒是很不错的,有许多可以玩一玩的去处,桃源、琼台、石梁、铜壶、赤城、华顶,等等。  好,好,我明天就去玩玩。  李兄此话当真?  当然不假,跟你洞宾先生说话,岂能不真。  李兄,不妨先记一首歌,到了天台山你会用得着的。  哦,好听吗,什么歌?  李兄,先等一下,我且请来韩湘子吹箫,蓝采和唱歌,曹国舅拍板。吕洞宾随即就向虚空之中揖手行礼。  老吕啊老吕,你真会折腾,原先,咱们八仙之中没国舅的份,居然被国舅顶换了刘海蟾,这两个又都是你老吕的徒弟,我想,该不是你老吕喜曹厌刘的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哪里还会喜谁厌谁,又哪里轮得到我去作这个主张。我估计,是国舅的云阳板拍得好,受人喜欢。  这时,韩湘子、蓝采和、曹国舅先后而来。韩湘子吹起洞箫,曹国舅拍响云阳板,吕洞宾领唱,蓝采和跟唱,唱起了:  东风起,东风起,海上百花摇。十八风鬟云半动,飞花和雨著轻绡。归路碧迢迢。  烟漠漠,烟漠漠,天淡一檐秋。自洗玉舟斟白醴,月华微映是空舟。歌罢海西流。    铁拐李听了,不由脱口称赞:好大的口气。他随即问道:这歌是谁的?  吕洞宾答道:赤城韩夫人,这歌是为水府蔡真君制作的,叫做《法驾导引》。  法驾导引,那法驾的来头可真大啊!韩夫人是谁呢?  天台女仙,住在天台的赤城山。  那么,蔡真君是谁呢?  有人说,是韩夫人的丈夫。  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假何谓?真假又有何为?  你老吕怎么跟我搬弄起玄机来了,我不跟你说了,要玩玄机,你找我的师兄庄子休去吧,我可不知道你洞宾先生能不能玩得出《南华经》(《庄子》)的玄言。我要睡觉去了,明天好有精神游玩天台山。  铁拐李是八仙之首,在资格、辈份上,照理是比吕洞宾高了许多。但是,铁拐李太蓬头垢面,总是被人们瞧不起,在吕洞宾成仙之后,人们还以为铁拐李是被吕洞宾度化成仙的。因此,铁拐李都是跟吕洞宾兄弟相称。  虽然吕洞宾领唱、韩湘子吹箫、曹国舅拍板、蓝采和跟唱的赤城韩夫人为水府蔡真君所作的《法驾导引》,是一支很好的歌曲,铁拐李一连说了几声好听,却他并未多大在意,听了就休息去了,恰似过了一阵美妙的耳边风。第二天,他作起了天台山之游。  铁拐李到了天台山,游了桃源、琼台、赤城、华顶、石梁,就顺着路去游铜壶滴漏。看了那个铜壶如的岩坑里面挂着一道短短的彩虹,他发出一声轻轻的赞美。  从铜壶状的岩嶂下来,便是挂着水珠帘和龙游枧的大岩嶂。他在水珠帘前欣赏水势帘姿,看了一会儿,发现水里有女人的眼泪,不由奇怪,难道这里是个石府,里面住着女人?他用拐杖叩击岩嶂,叩了三声,岩嶂里果然传出一个年青女人的提问:外面是谁?  我是过路的客人,请问小姐,你为何住在石头里面?又为何悲伤流泪?  你既然是过路的,就走你的路吧,何必顾问路边之事?  哦,我就这么一问,小姐竟会怪我是多管闲事?  真不知你是哪来的,我们天台山的事儿你何必多问!  铁拐李顿时生气了,大声说:你们天台山的事又怎地?难道不许我李玄问一问?  李玄?啊呀,原来是铁拐李,李大仙啊,请恕罪,请恕小女子冲撞了李大仙。岩蟑开启,岩扉启处,走出了二位妙龄绝色的美女。  铁拐李一下子看直了眼睛,奇怪地问:你俩如此美丽,去做人间皇帝的妃子或者玉皇大帝的妃子都是足足有余了的,干吗住在这里?这么僻静的地方怎能让美女耽误青春呢!  我们犯了错误,所以在这里反省,面壁思过。  犯了错误?啥错?噢,对了,是青春美丽了的缘故吧?铁拐李话音方落,二位美女便脸上现出了羞涩之色,随之又半隐半现着一些惋怨。  面壁思过,你俩真个是自己承认了错误?真的愿意思过?  是。一位美女边说边低下头。  另一位美女却说:不,是我们的主人惩罚我们。  你俩的主人是谁?  赤城韩夫人。  啊唷,人世间是不能没有爱情的,为了爱情,岂能算是错误,你俩的主人也太严厉了。  不能怪我们的韩夫人啊,我们是不能有爱情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迷人的爱情是个大错误,因为我俩已经不是人了。  不,不,你俩没错,是你俩的主人,韩夫人错了。其实,我李玄也是会在心里面向往着爱情的,能够玩玩男欢女爱的游戏,得个开心快活,当然是件大好事。只是我的相貌太难看,没有美女会喜欢,所以,我只好做着孤家寡人。  不,李大仙,您老人家不了解我们天台山。  你们天台山又怎么了,只不过上应三台星罢了,难道不是泥土和石头堆起来的?  大仙,您老人家路远迢迢的过来云游,是我们天台山的贵宾,您老不是我们天台山的人,所以,您老是不了解我们天台山的。  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每个人都免不了会有。就我的小老弟吕洞宾吕岩先生来说吧,他不是和白牡丹闹过了一场好戏?你俩就不想想,连吕先生都会被情困过。唉,男欢女爱,男阳女阴,因为阴阳交合、男女有情,才有这个宇宙世界和人类万物,这是很难避免得了的。就像有山必有水,山水相兼,才能云绕水流绿树葱笼。  我们天台山的事,很复杂的。  复杂成什么地步呢?说来听听。  这,这,说来话长,还是不说为好。二位美女显然颇有顾忌。  不,你俩大胆说吧,有我李玄想听的事,不可能会昕不得的。  大仙你这是逼着我俩说了。  不,不,是我对你俩的事很感兴趣。居然十分人迹稀罕的地方,你俩十分漂亮,封闭在石头里过日子,这太不合常情了。  二位绝色美女相互对视一下,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启喉而唱:  东风起,东风起,海上百花摇。十八风鬟云半动,飞花和雨著轻绡。归路碧迢迢。  烟漠漠,烟漠漠,天淡一檐秋。自洗玉舟斟白醴,月华微映是空舟。歌罢海西流。  喝了歌,二位美女说:我俩都是赤城韩夫人的侍女,从少就在韩夫人身边。  赤城韩夫人,我好像听谁提起过。铁拐李搔着头,搔了好长时间,想不起是谁。  韩夫人很早很早就开始修行,有好几个同门姐妹,但只有她修成了正果,脱尽了凡心俗情。她一直住在赤城山的洞府之中,足不出洞,不问山外闲事。我俩陪着夫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俩长大了,却老是跟那座岩石做的红若丹霞的山无情的厮守着,无情地冷若流水般的过日子,渐渐的,越来越厌,厌烦透顶。有一天,夫人睡着了。夫人她精进勇猛,勤于修炼,每一个月里,都有一天会不知不觉地累得睡着了,打坐在她的大座上睡着。  二位美女说到这里,停了停。铁拐李嗯了一声,问:你俩趁着这个机会,跑出来了?  没有,我俩没有跑出来,照样守在夫人身边。只是,我俩看到了外面有二位男子。  哦,怎么了?快说啊。    《搜神记》:  袁相,根硕,剡县(今新昌县)人。因驱羊度赤城山,忽有石门豁然。见二女方笄,遂为室家。后谢归。女以香囊遗之。根后羽化,硕年九十有余。    那二位男子,炸肩阔背,身高八尺,英俊潇洒。他俩赶着一群羊,从我们的洞府前面经过。  他俩干吗赶羊而来呢?  他俩是新昌过来的,因为天台的羊价钱便宜,所以他俩过来买羊。羊买好了,他俩就要把羊赶回新昌去。  你俩就在洞里看到了他俩?在赤城山?  是的,他俩经过赤城山,经过我们的洞府前面。我俩在韩夫人的调教下,修炼得可以看透了石门,看得到洞外三百丈之内。他俩的长相很是不错,姿态英俊,气度出众。我俩很少见到男人,因此,我俩对他俩一见钟情,设法把他俩吸引进来。  我们住在石头里面,洞府的门,就是山崖的岩壁,我俩把石门打开,迎请他俩进来。  哦,韩夫人不会觉察到吗?  我俩拿了一张黑布,挂在内室的门口,挡在夫人面前,开门之时,外面的日光照进前厅,就被黑布挡住,照不及内室,不会惊动夫人的了。我俩只是留住他俩过了一天,知道了他俩的名字是袁相、根硕。因为他俩一心想着要回新昌去,把羊分给父老乡亲,急着回新昌去。不管我们怎么劝慰,阻拦,我俩都留不住他俩,真是无可奈何。我俩当时想着要跟袁相、根硕他俩去过日子,不想再修炼了。但怕夫人不肯,也不好多留他俩在洞里,因此,只好任他俩走了。他俩出去后,我俩把石门关闭好,一时忘了拿掉黑布,过了一会儿,睡了一天的夫人醒来,见面前挂着黑布,她立即发火,让我俩跪在她面前。她仔细地看到我俩眉毛已乱,知道了我俩不再是处子之身。她屈指一算,算出了袁相和根硕被我俩吸引进来住了一天的事,十分气愤,罚我俩面壁。  你俩是在洞内思过,就在这里?这里不是赤城山吧?  这里不是赤城山。我俩是在赤城山洞里面壁了一个月,夫人又因修炼累得睡着了,我俩趁机跑出来,躲到这里,没想到,被大仙经过这里给看出来了。  你俩干吗在这里流泪?  这,是,是我俩想起了袁相、根硕,思念他俩。  你俩真的很爱袁相、根硕?  二女一齐点头,说:石头上流下的全是我俩的相思泪。  唉,人为情困,也为情苦。不过,我同情你俩。这样吧,我送你俩去新昌找情郎吧。  那当然太好了,只是,我怕夫人会找到这里来。  你们现在就和我动身去新昌了,韩夫人就是找到这里又有什么用?  李大仙,太谢谢您老人家了。  那我们走吧。铁拐李带着二位美女,沿着断桥坑,下到慈圣大坑,再沿着慈圣溪走。这是一条通往新昌的大路。  却说韩夫人坐在内室大座上一觉睡醒,起来去看看二位侍女是不是老老实实在前厅边上面壁。只见前厅空无一人。韩夫人掐指一算,二位侍女出去已有大半天了。  洞里的事,韩夫人可以分毫不差地算出来,知道二位侍女心里恋着袁相、根硕,因为与袁相、根硕爱过了,所以不想再在赤城山住下去。 共 1002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小发作用药原则是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