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文字老鼠进城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09: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老鼠生来命就贱,哪里有缝哪里钻。挪粮拿米是本行,还擅长地道战。  一天天,一年年,日子过得真幽怨,东躲西藏打游击,就怕犯事命玩完。  一声叹息谁能懂?两面三刀人之面,四面楚歌心太累,五味俱全走人间。  六月飞雪天无情,七嘴八舌算计咱,九死一生还奋斗,十恶不赦成寓言。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曾几何时,一首老鼠爱大米像一阵风刮过,那时大街小巷无论男女老少都爱哼哼这首小调。“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没想到我这小人也成了名人。哈哈,莫非俺要翻身了?”唉!谁知咱这“名人”当的一如既往的晦气,不但没有鲜花掌声,还是一片斥责连连。看来,这要翻身只是梦,人们只是拿着俺的名字讨好恋爱中的人。轮到翻脸比翻书还快,唱着俺打着咱,一副啥嘴脸呀?  食色人之本性,都是动物,老鼠当然也不例外,也爱美食。虽然说现在的城里乌烟瘴气,可是还有酒店林立。再看那些狗居然也能住别墅,还享受着一日三肉的美味。老鼠杰西心里不是滋味。禁不住一声长叹,都是动物,咋地位这么悬殊呢?  更令俺伤感的是,还有一句陈词滥话: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凭什么呢?俺不就是想自食其力吗?虽然那谋生的方法有点见不得光,可亲们你也得为俺想想呀?俺从出生就背负着千古骂名,没人给我工作的机会,没人理解我心里的憋屈。我不能招摇过市,只能苟且偷生。佛说,众生平等。难道平等真的只是虚言吗?”  想着狗们,还有那些可恶的猫,心里的天平彻底失衡了。猫们和我们世代结仇,现在的人还弄个电子猫吓唬我们,还真低估了俺的智力了,一回怕,二回看,三回大摇大摆往里转,哈哈哈,为了活着俺们必须这样边走边看。可恨是那些狗,你说你们有吃有喝,更有一些“贵族”成了主人的宠物,被那些无聊的人捧在手掌心,吃的比老人还要好,你说你们就安分守己吧,非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还真应了那句话:狗仗人势!  “咱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大姑来了也用脚踹,没办法,俺只得当缩头乌龟,遇见那些不仁慈的就抱头鼠窜。想当年抗日,都用到了地道战,就这种打法救了多少人,我们也是沿袭了这优良传统,可人们还是容不下我们。  为了苟且偷生,我们熟读兵法,眼光六路耳听八方,一有风吹草动就风紧扯呼,就算美味诱惑又能咋样?命可就一条,我们可不学那些顽固的革命分子,人家是视死如归,我们可是视死如灰。我心里明镜似的,阎王现在也变成了狗眼,我们这些鼠辈到了他那也会低人一等……  网络时代,电脑走进了千家万户,而鼠标也成了电脑的重要组成部分,研发人还是没忘了鼠,就连命名也用了俺们这个鼠字。鼠标一点,那画面曾出不穷,加个好友,弄裙带关系不还得靠鼠标吗?哈哈,鼠呀鼠,虽然人们还在谈鼠色变,可是,大名却铭刻在史书上了。还记得那谁谁说的一句话:不能名垂千古,就遗臭万年。至少还有个名,比起那些波澜不惊的“小人物”俺算是成功了吧?这也算是是鼠过留名,雁过留声……说实在的,俺是想流芳百世来着?  只是,由于人们的偏激从一生下来就扣上了各种帽子,比那文革还厉害,见到咱不是骂就是打,严重侵犯了俺们的人身自由,还民主呢,我看是看鼠下菜碟。不是俺想学坏,而是人们不对我奉献“爱。”看看,那些款爷拿着公款吃喝,脸不红心不跳,名正言顺的说这是应该?难道我这鼠辈就只能看着人家拿,我却只能地缝里爬?唉唉唉!心里这个不平衡,也只能打掉牙咽肚子里,谁让俺爹不给俺争气,既没权又没势?俺只鞥乖乖的靠自己奋斗喽……  记得毛主席老人家曾说过,以农村包围城市。这样的战略战术曾经打败飞扬跋扈的小日本,看来咱也得多学学他老人家,毕竟他比孙武要贴近时代,更适合我们的境遇。我们祖宗就在乡下,一代代扎了根,乡下的粮仓让我们养的肥白大胖的,一代代繁衍着,只是,这“恶人”无处不在,他们用越来越毒的招对付我们,小时候啊,经常遇到夹子,后来竟然用药,还名曰:毒鼠强。看看,这乡下人也不咋淳朴了,对待我们比冬天还寒冷。唉!这江湖混得,真是暗无天日了。每天不得不还做着偷菜摸粮的买卖。夹着尾巴呼吸,埋着头苦干,只为一日三餐有着落。  俗话说:鼠往高处走。俺虽然鼠目寸光,欲望却也会倒海翻江,看着城里的灯红酒绿,想着那些餐桌上酒菜飘香,俺这口水流了老长老长。再看那些热播电视剧【小麦进城】【葵花进城】……心里长了草。你说这麦子和向日葵都能去欣赏城里的月光,咱咋就不能呢?  下定决心,无需行囊,带着新婚的老婆来到城里。看着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听着音响里传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目不暇接。汽车的鸣叫不绝于耳。让俺白天不能好好休息。再看街道上弥漫“硝烟”,车挨车,人挨人,堵的难受。  尽管这样,可还是有很多人往城里挤,也许,这就是某些人的梦想的天堂。我不也一样吗?眼光虽然就一寸还是把这向往,边走边想,我闻到了酒店的饭香,偷偷的进去,想享受一下电梯,却被拒之门外,只能小心翼翼的爬呀爬,还得躲着那些凶恶的眼睛,难呀难,为了混口饭就是这么难。自己也算是男子汉,总不能像幽魂一样风餐露宿吧?总要找个窝先安顿下来,可是,这到处都是钢筋水泥,就算自己和老纪一样铁齿铜牙也怕牙不听使唤吃嘛嘛不香。老婆开始唠叨:“你就是这山看着那山高,非要离开大本营到这闯,你没那金刚钻揽这瓷器活干嘛?”唉,真是女人,改不了本性。  忽然,看到了下水管道的口,这地好,安全,于是带着老婆孩钻了进去,哎呦,看来这城里真是油水大,下水道里都是油,正想着寻点好吃的,忽然看见有人来了,他们打开盖,往里面捞着,我只得屏住呼吸,静观其变。过了一会儿那人走了,把油撇了出去,难道这地沟油还要再利用,看来这人也和我们一样了,吃垃圾。  “老公,我受不了了,太恶心”老婆皱着眉捂着鼻子,看样子太难受了。  “我们才刚来,你就不能将就点?”  “我有了。”  “什么?我要当爹了?”惊喜,随之又有些无奈。  没办法,只得带着老婆孩爬出管道。老婆不舒服,只得先安营扎寨。到哪去呢?我边走边想。“老公,我累了,实在不想走了。你看这楼多漂亮呀?我们就在这好吗?”唉,还是听她的吧,现在不都流行妻管严吗?咱也不鞥例外?  我听同伴说过城里的市政府大楼把他牙咯掉俩,现在可咋办呢?我迟疑了。  “看你那前怕狼后怕虎的德行,还想在城里混,窝囊,看姑奶奶的。”老婆边埋怨边下了口。要阻止已经晚了,我只得愣愣的看着她。心想,这下完了。  谁知道她竟然没有泄气,依然发扬着愚公精神,那淡粉墙的枪竟然被她咬掉一块。我诧异的看着老婆。  心想:“怪不得现在的女人脾气大,原来还真有两把刷子。唉!男人呀,一个字:衰!”  “还傻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我答应了一声也张开了口。咯吱咯吱,竟然真的咬出洞来了。“难道那是朋友骗我?楼房的墙没那么硬?”我左思右想摸不着个头绪。毕竟有窝了,老婆累的进去就躺下。我长叹一声:唉,谁让咱是男子汉,还得接着寻食去。告别了妻子,独自踏上了都市的街道。  酒店里飘出诱人的香味,我趁人不备钻了进去。饭桌上的山珍海味让这土包子开了眼了。那些蛇呀,鲍鱼的尸体被厨师加工摆在盘子里。看得我不寒而栗。再看那几个肥头大耳的人们还在把酒言欢。觥筹交错间,李局,高市长……一个个满嘴流着地沟油,还津津乐道呢?因为他们不用买单,有大款作陪,还有美女在他们面前娇滴滴的搔首弄姿,真是赛过神仙。看看他们春风得意的脸,我觉得自己真是白活了。  “这些人吃都这么讲究优越,家里肯定更舒服。”我边想边打定主意玩跟踪。这几个官喝的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走出来,那个高市长还拥着一个“人妖”。真他妈恶心。我潜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座别墅,看来真是不虚此行了,豪华的装修,柔和的灯光,真是人间天堂,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看人家咋活的,真是不枉此生。看来要把老婆都拉来看看了,也让她长长见识。  这里的厨房好像不动火,女主人妖媚无比,年纪和老高就像父女。这应该是人们嘴里的小三小四吧?这桃色对钱和权来说应该也是流行色,谁不想三妻四妾呀?只是有些人有贼心没贼胆,亦或是穷忙的没力气。看看,咱这鼠辈分析的有没道理?“哈哈哈,不要笑,就连我也一样,做梦都想:住着金銮殿,美女随便换。奴役一大堆,金子堆成山。”  我们一族生来夜里欢,趁着那俩折腾的筋疲力尽,开始了侦查,能钻的进去的地都参观参观。不经意间,看见了一个保险柜,你说这不有银行吗?自己家还弄个这玩意,真是的,真是官越大胆越小,生怕贼惦记。哼,肯定不是啥能见光的玩意,不然不会藏在小老婆家。  有的屋子太严实了,我根本进不去,只得跑去厨房栖身,累得我浑身冒汗也没找到入口的东西,看着冰箱俺一声叹息。我的牙虽说也算尖利,但对付这新型的玩意还是不行,看来今是来错了,富丽堂皇的住处,厨房却比脸还干净。  “呸,小骚货,你个懒婆娘,就仗着这张脸混那.连他妈的起码的家务都不会。难道那句名言成了虚言: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这狐狸精肯定用了摄魂大法,勾引这色狼上钩,至于食只要有钱,当然不用进厨房,照样大吃特吃,唉,谁像咱这倒霉蛋子不自己出来混就要忍饥挨饿呀?算我眼拙,还是换地吧,鼠挪活,我要学习游击队了,时刻准备着,为了肚子而奋斗。  边想边行动着,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出去的地,心里惦念着新婚的老婆,强忍着挨到蒙蒙亮,趁妖精出门,赶紧跟了出去。  白天了,我只得东躲西藏的奔家的方向。折腾了一夜,又饿了。路边的小吃传来阵阵香味,我只得小心翼翼的靠近。地上扔着几根连吃都没吃过的油条,还有小点心。看人家真是活得滋润。我赶紧过去偷吃了点。还带了点回去。还是知足吧,不然被人逮住小命就玩完了。  终于回到我们的小巢了。  “你这死鬼,咋现在才回来,不要命了?”  “唉,本来想给你找好吃的,可那家食物比脸还干净,且房子太严实了,要不是你老公聪明,要被困死在里面了……”边说边拿出俺冒着生命危险捡来的食物。  “等着你这窝囊废?俺早饿死了,”老婆嗔怪的说。  “累死了累死了。”我说了一句倒头变睡。  迷迷糊糊的睡到天黑了。醒来看老婆不在。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响。唉!俺还得出去找食,总不能等死。  俺这心里有点后悔了,以前在乡下,粮食到处都是,安家也容易的多,还有那些乡下老鼠朋友,都很淳朴善良,有时候还帮助俺这帅哥找食。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死杰西,还不起,等着喂呀?”一抬头,老婆草妞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她整个一母老虎,说话嗓门大,脾气暴躁。还好,俺有教养,唉!阴盛阳衰的时代,俺只得低调,低调,再低调。  也难怪人家脾气大,你看,你看,这草儿带回来的美味,有烧烤,面包,还有叫不出名的……  “亲,你还怀着咱儿子,千万别累着……”边说边过去给她捏腰捶背。“没办法,要指着你养我,还不饿死,哼!”  我只得献媚的笑笑,心里这个不舒服。嘴上还是甜言蜜语:“亲爱的,你这些好像还有洋快餐,都是哪来的?你说我去就好了。我要你在家当少奶奶。”  她笑了:“傻样,告诉你吧!咱来得这可是风水宝地,这里面有好多学生,这城里的娃很多都是有钱人家的,扔的东西比吃的还多,什么肯德基,麦当劳,煎饼,炸鸡……而且,他们看见俺好像没啥敌意,几个人唧唧歪歪的好像议论我是啥动物?好像还有人夸我可爱呢?不像乡下那些土包子,看见咱就喊打。”  “肯定是你长得漂亮,他们稀罕你呗,不过还是小心为妙。那些城里娃没见过咱的本领,可是,老师大人肯定知道,教坏孩子咱就完蛋了。”  “知道了,猪。我又不傻。”我们边聊边吃着。夜色正浓,今晚,月亮姐姐约会去了,星星也趁机偷懒也,不过,咱这眼睛向来贼亮,即便没有它们相伴,还是得出去打食去,免得白天还得冒险。  “亲爱的,你好好养着,俺这就去找吃食。”  给了她一个飞吻,我匆匆离开。还真是,学校的外面有不少吃食,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暗自得意。这时看到了好几个同行,他们长得人高马大,看来是营养好。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有的连眼皮都不夹,有一个斜瞄了我一眼,没说话,还是一个鼠妹妹懂礼貌,她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看着我,来了句:“土老冒。”人都说狗眼看人低,没想到这鼠眼也一样。“等俺发达了,不信你们这些城里的败类不拿正眼看咱。”我边走边想。  “瘪三,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敢到这抢食?” 共 1402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怎样治疗男性不育才能够彻底治愈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女性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门店管理系统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