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太平间里有掌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09: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安定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程老头有个儿子,四十露头,身体健壮,可惜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  程老头没啥爱好,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别的不说,只说好汉武松。他说起书来,就像换了一个人,说的有板有眼,声情并貌,大段的贯口,不带打一下愣的,要是柳敬亭看见也得挑大拇哥。可惜他这技艺没人欣赏,只能等到半夜,面对着死人过过瘾。  程老头生活中有两件大事:一是照看儿子,二是照看死人。每天他伺候着儿子吃喝拉撒,到了夜晚,他给儿子服两片安眠药,等儿子睡着了,他就去上班。死人自然好伺候,不吃不喝不打不闹,闲了他就说他的“大个子”,给他自己和尸盒里的死人们解解闷儿。  这天夜里,他说着“武松赶会”这一段,正说到热闹处,忽然噎住不说了。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什么阵势没见过,可这时他却不由得头皮发麻冷汗直冒。他感到干巴巴一声鼓掌声在鼓动他的耳膜!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屋里就他一个是活物,他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啪!又传来一声……确定无疑了!有些事就是不能想,一想就不可收拾。诺大的房间里,一个活人跟一群死人对峙,程老头次感到恐惧。  他脑袋里煮成了一锅粥,身体四周冷风嗖嗖刮个不停。愣了半晌他才战战兢兢关死太平间里的日光灯,躲进自己值班的小屋。刚进小屋,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敲门声把程老头的三魂六魄敲去大半,他颤抖地问:“谁?”  “我!”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老头定了定神,打开了门。  门外有个人打着手电筒问:“老程,有烟吗?我那儿断顿儿了!”  “有有有。”程老头连声说道,慌慌张张去摸烟。来人叫黄金银,是医院的保卫科科长,今晚该他值晚班。程老头摸来一盒烟递给黄金银,黄金银弹出几棵,把烟还给程老头转身就走。  程老头慌忙把他拉住:“别走!”  黄金银扭头问道:“怎么了老程,拿你两根烟心疼了!”  “不,不是……”老程神情紧张。黄金银听他嗓音不对劲,拿手电照他的脸:“怎么了老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的脸……”  “脸,我的脸怎么了?”老程慌忙摸自己的脸,好像脸上有什么骇人的东西似的。黄金银把手电挪开,摆手道:“没,没什么!你的脸色好难看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程老头舒了一口气,马上又紧张起来,继而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黄金银。  黄金银惊异地问:“掌声?不会吧!是不是你听错了!里面就你一个人,要是有掌声除非……”黄金银脸上掠过一丝惊慌,又连忙否认道:“不,不可能!老程,没事快睡觉吧,别胡思乱想,我先走了!”话没说完,他已走出了好几步,走得太急,差点栽个大跟头。程老头哪里还睡得着,挨到天明,眼睛熬成了红樱桃。  从那以后,太平间里就时不时地响起这样的掌声。可奇怪的是,程老头除那晚跟黄科长提起过,就再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依然照顾着儿子和死人,依然说他的快书,而且说的更起劲了。说着说着,他会突然大吼一声:“掌声!”干巴巴的掌声就会应时响起,配合的别提多默契了;程老头微笑地点点头,好像真有那么一位欣赏者。有时他还会叽里咕噜的和这位欣赏者聊天,聊得热火朝天,其实他面前什么也没有。  好几天他没有说书了,太平间里只剩下干巴巴的掌声。因为他儿子死了,害死他儿子的就是他自己。那天给儿子吃安眠药,他给他儿子吃了整整一瓶。儿子死后,程老头的生活只剩下照看死人这一件大事了,他依然如故,只是呆在太平间里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  有天晚上,黄金银照例巡夜。走到太平间的时候,门吱呀打开一道缝,程老头笑眯眯地朝他摆手。黄金银心中一凛,问他有什么事。程老头让他进来说话。黄金银刚迈进太平间的大门,一股寒气马上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打了个激灵,问老程到底有什么事。程老头没说话,把他让到里面。黄金银刚想坐到凳子上,程老头马上制止道:“哎,黄科长,你坐那边,挤什么啊,地方大着呢!”  黄金银看着空荡荡的凳子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在另一张凳子上坐定。程老头刚坐下,突然又忽地站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忘给你们介绍了!”  程老头走到空凳子面前探着腰指着黄金银说:“他是我们医院的黄科长,挺好的一个人!”他又转过身指着空凳子介绍:“黄科长,这是我的一位老友!见面就算认识了,以后大家彼此关照啊!”  黄金银看着空凳子,心里一阵阵发毛,声音里透着恐惧:“老程,你在说什么?我没看见什么人啊!”老程脸一板:“别瞎说,他不就在你面前吗?人家已经伸出手等你好久了,你咋不跟人家握手呢?”  黄金银本能地伸出手,冷风打在手背上,他浑身一哆嗦,磕磕巴巴地说:“老,老程!别,别开,开玩笑!他,他是谁?”  程老头神情一凛,响亮地说道:“他非是旁人,乃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是也!”  “武松?”黄金银脸色一变,瞠目结舌。  “不不不,看我这记性,武松打虎还没回来呢,他不是武松,他是我的儿子!”黄金银脸色更难看了,他想,程老头一定是疯了,他儿子几天前已经死了。  这时太平间里突然响起干巴巴的掌声,程老头一听,精神一振,对黄金银说:“你俩先聊着,我该说书了,老朋友都等不及了!”  黄金银看看空荡荡的凳子,又看看摆满尸柜的太平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他脑门上蹿。黄金银惊叫一声,撒腿就跑。程老头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小贼,往哪里逃,吃俺老孙一棒!”黄金银哎哟一声,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一下,血顺着脸面流了下来,接着身上又挨了几下。黄金银吓得腿都软了,连滚带爬,一边爬一边呼救:“快来人啊,老程疯了!”这一声喊把夜空撕开了一道口子,许多人从楼上窗户探出头,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  此后几天,程老头没有来上班。又过了几天,他还是来了,不过这次,他换了一种身份,他是横着进来的。看来老程真的疯了,不疯他不会从楼上跳下来把自己摔死。  接替程老头的是个姓黄的老爷子,年龄不仅和老程相当,而且也爱吼两嗓子。不同的是,快书改豫剧了。黄老汉唱起来也不含糊,别的不唱,只唱《朝阳沟》。这天,他唱道:“你要愿走你就走,我坚决在农村干它一百年……”“年”的拖腔还没唱完,那干巴巴的掌声又来恐吓他了。黄老汉那见过这阵势,来这里上班都是勉为其难。他底下一热,裤子都尿了魂不附体地飘到了保卫科。  保卫科黄科长,头上缠着绷带,正在那里磕头打盹,见他慌慌张张的样子,问他怎么了。  “鬼,有鬼……阿金哪,不,不好啦……”黄老汉舌头打了结,费了好大劲才把事情说明白,黄金银听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咳,瞧我这脑子!”随后,他领黄老汉回到太平间。黄老汉壮着胆子问他怎么回事,他不说话,从墙壁的暗柜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东西来。他扣掉里面的电池,得意地说:“我的亲爹,要不是这玩意儿,你现在还拾破烂儿呢!”  原来,黄金银父母早亡,是黄老汉把他拉扯大的。黄老汉打了一辈子工,老了也没有退休金,他怕黄金银说他吃闲饭,就到处拣垃圾换钱。黄金银知道他的想法,就寻摸着给他找份工作。思来想去,他感觉看太平间倒是个不错的差事。虽然比拾垃圾名头上好不了多少,但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主意打定,问题也就来了。太平间的程老头,精神矍铄,不像一时半会儿就吹灯拔蜡的样子,想接他的班,难!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不,他就想出了这么个损招。目的达到了,挨了顿揍却是他没想到的,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啪——”熟悉的声音响起,黄金银的笑容凝固了。他看着手上的电池,把录音机挨在耳朵边。“啪,啪……”掌声不断,不是从录音机里传来的。他表情怪异,循着声音走了起来。他拉开一个尸盒,掀起盖在上面的白布,一张熟悉的面庞闯进他的瞳孔。程老头直挺挺地躺在里面,脸上似乎挂着笑容,黄金国心里咯噔一下。突然,他看见程老头的皮肤慢慢地收紧,黯淡,消失,竟变成了一副骷髅。骷髅挪了挪身子,扬起无肉的骷髅头,用黑洞洞的眼睛逼视着他,翕动着下巴说:“祝贺,你的目的达到了!”黄金银“啊”地一声晕了过去。  醒来后,黄金银傻了!医生说他得了精神分裂症,妄想症,燥狂症,幻听幻视,总之是变成了和老程儿子一样,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奇怪的是,黄老汉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也没看到什么异常的东西。从此,黄老汉也有了生活中的两件大事,一是照看干儿子,二是照看死人。夜半三更,太平间里依然戏声不断,有一天,黄老汉是不是也会给儿子吃下一整瓶的安眠药呢? 共 32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三大补肾壮阳药酒配方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优品 微商城官网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